欢迎您登录科学中国人官方网站!!
新浪微博|网站地图|联系我们
腐草为萤,耀采于月

来源:  发布时间:2024-03-12

——记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军医大学药学系药用植物学教研室副主任陈瑞兵

郑 心  卫婷婷  

  

  从古至今,无论版图如何变化,地大物博的中国都天生一方药草宜居的土壤,既蓄养了中华文明,也沉淀下浓浓药香。中药的发展已历经上千年,从最原始的多种草药生吃,到繁琐的煎煮,再到草药浓缩丸……其服用方式还在循序渐进地变化着,但不变的是人们对其效用的追求与考量。正因如此,才会有如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军医大学药学系药用植物学教研室副主任陈瑞兵一般的年轻人前赴后继,毅然从前辈手中接过科研的接力棒,从此将中药资源品质提升与活性成分生物合成的问题时时刻刻置于心上,力争用现代、前沿的方式使源于自然又古色古香的中药材焕发出新时代的活力与生机。

  一朝沐杏雨,一生念师恩。谈及自己与中药学结缘的起因,陈瑞兵只道自己是个幸运的人,“很幸运能够进入现在的单位求学、工作,更幸运的是在我成长的每一步都能巧遇贵人”。2009年高考入校,当陈瑞兵怀揣着对“南方城市”和“战友情”的向往走入大学生涯时,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军医大学还叫作第二军医大学。与多数人自由、随性的大学生活不同,军校的规律作息和严格管理使陈瑞兵与同届其他41名学生、百余位专家教授的工作生活都紧紧交织在一起,这让他在如愿收获了坚实友情的同时,也得以将更多精力花在职业方向的探索之上。

  可以说,陈瑞兵的职业蓝图是一步步绘就的。本科二年级进入郭美丽教授的实验室,开始接触“红花”这种药用植物的研究工作,为走上科研道路打下地基;四年级首发《科学引文索引》(SCI)论文,树立科研信心、增强动力;而后在只有1/10录取率的竞争下拿到研究生资格,并由此与张磊教授、陈万生教授、黄宝康教授、周雍进研究员等卓越科学家结缘、聆听教诲,直至完成博士后训练……其中的每一步,陈瑞兵都走得极为扎实,即便期间不都是一帆风顺,他也能凭借一颗不轻易服输的赤诚之心做到因上努力,果上随缘。

  从初探中药科学魅力迄今已过14个春秋,4次失利终获中国科协“青年人才托举工程”,这一重要项目标志着陈瑞兵的职业生涯再启新程。过去的几年中,他一直精耕在酪氨酸衍生的重要活性成分的生物合成研究领域中,无论是板蓝根中的抗病毒木质素,丹参里的丹参酚酸,抑或是正在探索的苄基异喹啉生物碱和黄酮成分都属此类。“通俗来讲,我的工作就是将这些中药活性成分的合成过程摸索清楚再加以改造,这样一来,不仅可以培育出药效更好、抗性更强、产量更多的优质中药材,保障我们的中药资源延绵不绝;还可以将其复制到酿酒酵母中进行异源合成,摆脱对植物和土地的依赖,保护濒危中药资源免于被开发破坏,这也是我迈出认知更深远科学疆域的重要一步。”陈瑞兵补充道。

  而在此次项目进程中,陈瑞兵则将目光投向了桃儿七的活性木脂素成分(-)-4-去甲基表鬼臼毒素((-)-DMEP)及衍生物鬼臼毒素,因其不仅具有广泛的生物活性,如抗癌、抗病毒、免疫抑制等,更是一线抗肿瘤药物依托泊苷和替尼泊苷的直接合成前体。目前相关在研的临床试验超过518项,具有广阔的应用场景和开发潜力。然而,含量极低和资源濒危严重阻碍了(-)-DMEP的生产应用。因此,利用合成生物学技术实现微生物异源合成(-)-DMEP将势必为桃儿七资源的可持续开发和抗肿瘤木脂素的稳定供应提供新思路。“下一步,多手性中心复杂化合物的立体选择性合成或将成为我要重点攻破的研究难点。”虽然未来未至,但他已经做好准备。

  从未知的路径走向无穷的未来,在星星点点的想法理论中逐渐描摹出真理的轮廓,这既是每位科研人的职业缩影,更是他们一生使命。腐草为萤,耀采于月,零落成泥的植物如此,孜孜不倦的青年一代亦然。
分享到:
杂志
本期封面

2024年5月

上一期 下一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