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登录科学中国人官方网站!!
新浪微博|网站地图|联系我们
铁肩担道义,折“酶”济人间

来源:  发布时间:2024-02-01

——记青岛大学首席教授、药学院院长张汉霆

   王 芳  卫婷婷 

  

  作为旅美20多年的国际著名磷酸二酯酶(PDE)研究专家,张汉霆身上有许多羡煞旁人的标签:美国精神分裂和抑郁症研究联盟(NARSAD)青年科学家奖获得者、美国西弗吉尼亚大学终身教授、美国华人神经科学家学会创始人/常务理事、中国旅美科技协会总会(CAST-USA)会长……经由这些标签,能够串联起一位在神经药学领域潜心钻研,不忘团结海外华人华侨的爱国科学家形象。

  2021年夏天,带着满腔报国热情,张汉霆于事业巅峰辞职回国,求贤若渴、快速发展的青岛大学成为他“二次创业”的理想之地。两年来,他获批国家级人才项目、国家科技创新2030-“脑科学与类脑研究”重大项目“情感障碍类疾病分子网络与神经环路机制”-“成瘾的分子网络和神经环路机制”课题等多个项目,以磷酸二酯酶(PDE)对中枢功能的调控为研究中心,直面酒精成瘾、阿尔茨海默病、焦虑抑郁症等难题,从零起步搭建起包括5名教师骨干、1名博士后、15名研究生的实验室团队,为青岛大学药学院的快速发展注入了一剂强心针。科研之外,张汉霆积极促进中美科技交流,发展壮大中国旅美科学技术协会,被授予杰出领导奖。继2022年获得第九届中国“侨界贡献奖”后,2023年他又获得“全国归侨侨眷先进个人”荣誉称号。

  铁肩担道义,折“酶”济人间。张汉霆用实际行动诠释了神经药学人的浪漫情怀。


跨出农门走向药学殿堂


  张汉霆是江西宜春人,父母虽务农却深知读书重要。“在我之前,我大姐已通过读书在当地的小学当老师。长姐如母,她承担起了教育督促我的职责,我也因此勤奋用功不敢懈怠。”1982年高考,张汉霆取得了宜春一中应届生第一名的好成绩。出色的成绩让清华大学和第一军医大学(现南方医科大学)双双投来橄榄枝。但为减轻家庭压力,原本可以上清华大学的张汉霆最终选择了第一军医大学,选择了军医专业。“第一军医大学开出的条件非常诱人,不光免学费,每月还给我提供10元的生活津贴,完全可以让我没有后顾之忧地上完大学。”

  在第一军医大学,张汉霆延续此前的劲头继续努力,以连续3年“三好学生”的优异成绩获得学士学位。毕业后,他服从分配前往西藏拉萨工作,在救死扶伤中与藏民建立了深厚感情。“有的藏民生活贫困,我就会故意少算一些费用,减轻他们的压力,所以我的患者都很喜欢我。”但相对于当医生,张汉霆更渴望成为一名科学家。“大学最后一年,我已经考过一次研究生,那次在成绩达标的情况下因招生名额缩减而与科研机会擦肩而过。为了不再留下遗憾,我只能拼命学。”

  两年里,张汉霆在工作之余雷打不动坚持学习,随着常坐的黄色折叠椅上留下深深的坐印,他也如愿考上了研究生,而且是第一名。“我的导师是军事医学科学院的罗质璞教授,他当年只招收一名研究生。我想这便是功夫不负有心人。经由此事,我也树立了一个信念——不管多难,只要努力就能成功。”这个信念成为后来漫长岁月里张汉霆潜心科研、独闯海外最宝贵的精神财富。

  张汉霆报考的是药理学。他原本就对数学感兴趣,多次在高中的数学竞赛中获得第一名,药理学正是数学和医学的结合。硕士期间,他跟随罗质璞教授从事抗抑郁焦虑药物研究,聚焦新型抗焦虑药物丁螺环酮,一种5-羟色胺1A受体的激动剂。传统的抗焦虑药物主要是安定,但安定有耐受性,有副作用,还会导致成瘾。丁螺环酮没有明显的镇静及骨骼肌松弛作用,副作用一般较小。“基于丁螺环酮的作用机理研究,1992年我顺利毕业继续读博深造。”在张汉霆眼中,罗质璞教授是他在神经精神药理学方面的最初引路人,得益于导师一对一的用心指导和系统训练,他夯实了基础,成长迅速。

  博士期间,张汉霆跟随我国著名药理学家秦伯益院士研究药物成瘾,带教老师仍是罗质璞教授,课题是关于阿片类药物成瘾机制和治疗。当时,张汉霆建立了吗啡成瘾的动物模型,并对戒断期的焦虑行为进行了实验治疗。因所选用的抗焦虑新药在动物试验中获得了良好疗效,博士论文答辩时,他得到了包括我国神经药理学领军人物韩济生院士(答辩委员会主席)在内的一众答辩委员的高度认可。“基于这些成果,我发了两篇英文研究论文,研究成果获得了北京药学会优秀论文奖。这离不开秦院士和罗教授的悉心教诲。”

  秦伯益曾任军事医学科学院院长,也是中国工程院资深院士,北宋著名词人秦少游的后裔,世代书香,口才一流。和许多研究生一样,张汉霆喜欢听秦院士讲课,倾慕他的才华。而秦伯益也因张汉霆文章写得自然流畅、做研究肯下功夫而十分看重他。博士学习的3年中,这对师生结下了深厚情谊。“秦院士要求很高,我们要定期向他汇报课题进度。但是秦院士又善于激励,每次我研究遇到困难,他总是鼓励我。”“不用怕,没有过不去的河。”张汉霆至今对这句话印象深刻。“后来,每当我遇到难关,都会想起这暖心的鼓励,心里又有了勇气。”

  1995年,张汉霆博士毕业,留在军事医学科学院毒物药物研究所工作,因成绩突出,很快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面上项目和军队项目的资助。这对一位刚毕业的博士是非常不易的。3年后,为继续精进学术水平,他决定远赴美国开展博士后研究,没想到就此开启了另一段不平凡的科研征程。


勤谨治学立足国际学界


  美国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学卫生科学中心位于风光优美的什里夫波特市,可初来乍到的张汉霆深知留学机会来之不易,如饥似渴地钻研课题,根本无暇欣赏风景。没有节假日、没有周末,早出晚归,他用1年的时间得出了足以发表4篇论文的成果,交出了一份令合作导师、国际著名药理学家詹姆斯·奥唐纳(James ODonnell)教授喜出望外的成绩单,令导师主动提出加薪和提职的丰厚条件。在经历了语言不通、难以快速融入美国主流学界等一系列问题后,张汉霆再次用勤奋和才智赢得了尊重和机会。

  1998年至2002年,张汉霆先后在美国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学卫生科学中心和田纳西大学卫生科学中心开展博士后研究。2005年起,他入职西弗吉尼亚大学医学院,历任助理教授、终身职位副教授、终身正教授。在20多年的旅美科研生涯中,他始终保持着最初的干劲,将磷酸二酯酶的研究不断做实做深,先后发表论文及综述150余篇,并主编出版英文版磷酸二酯酶专著《磷酸二酯酶:中枢神经系统功能与疾病》(Phosphodiesterases: CNS Functions and Diseases),参编英文版磷酸二酯酶专著5部。其中《磷酸二酯酶:中枢神经系统功能与疾病》一经出版就引起了广泛关注,销售量位于2018年美国学术书籍前10%,奠定了张汉霆在国际磷酸二酯酶研究领域的重要地位。

  磷酸二酯酶,一个多基因大家族,一种能够达到调节机体活动、维持正常生理功能、改善体质等作用的人体重要蛋白分子。开发选择性的磷酸二酯酶抑制剂能为多种疾病的治疗开辟新思路。张汉霆通过不懈研究,首次证明4型磷酸二酯酶中3种中枢分布高的亚型(PDE4APDE4BPDE4D)对焦虑、抑郁和学习记忆有不同的调节作用,部分研究结果在《神经科学杂志》(Journal of Neuroscience)等国际主流期刊发表以后,立刻受到美中两国媒体的广泛关注。张汉霆首次发现4型磷酸二酯酶对酒精成瘾的独特调节作用,直接促进了欧美多家酒精研究机构开展磷酸二酯酶对酒精成瘾的调节及机制等方面的研究,并推动了中国酒精成瘾研究。此外,他首次证明磷酸二酯酶的一个亚型分子PDE4B可作为酒精成瘾治疗的靶点,并发现选择性PDE4B抑制剂在治疗酒精成瘾时具有高效无毒特性,由此获得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连续资助,为解决酒精成瘾的脱毒与复吸这一世界性难题奠定了科研基础。

  虽然成果丰富,也一向拼命,但张汉霆并不是急功近利的人。在带团队、教学生时,他无数次强调“实验结果一定要可靠,要经得起重复”。“最初,奥唐纳教授让我专攻磷酸二酯酶对学习记忆的调节作用。我设计了多个实验,又多次验证,证明了4型磷酸二酯酶抑制剂能增强学习记忆。教授为验证我的结果,悄悄又让一个博士研究生来复现实验,结果当然没问题。得益于认真严谨,教授开始信任我。”后来,张汉霆又成为第一个发现磷酸二酯酶对酒精成瘾有调节作用的人。但在成果发表之前,他先让课题组成员用不同方法验证,后又请在北京大学任教的师弟帮忙验证,结果都一致才发表。研究结果后续也经受住了学界同行的检验,并获得国际同行专家的称赞。

  基于扎实的成果,张汉霆两度荣获美国精神分裂和抑郁症研究联盟(NARSAD)青年科学家奖,被多次推举担任重要国际会议的主席并作大会报告,包括纽约科学院磷酸二酯酶研究论坛、中国神经科学会年会磷酸二酯酶专题研讨会、美国酒精依赖学会年会历史上首次以磷酸二酯酶为主题的专题研讨会、欧洲神经科学年会、国际冬季脑研究大会磷酸二酯酶专题研讨会等。2022年,张汉霆应邀在国际磷酸二酯酶最高水平的会议(戈登研究大会GRC)上作大会主旨报告,再次体现了国际学界对他的高度认可。


心系同胞扛起团结大旗


  “我性格比较活跃,在美国一边进行科学研究,一边也参加了不少活动,后来被推选担任了西弗吉尼亚华人协会/旅美科协西弗吉尼亚分会会长。西弗吉尼亚州是一个比较小的州,我所在的摩根顿(Morgantown)是一个只有近8万人口的大学城。但我不因人少而无为,经常组织活动,尽力给大家作贡献。协会因此发展迅速,不仅成功把当地的华人团结起来,还把全州华人与美国其他城市的华人联合起来。”张汉霆组织活动的初心很简单——希望华人在海外能有更好的生存环境,团结互助,相互支持。当时,有的华人会为了参加这些活动而开车往返8小时,令他深受触动,更加用心。与此同时,他也注重带领大家积极与美国主流社会交往。“每年春节,我都会组织一个大聚会,邀请美国当地人、华人,其中就包括市长。大家吃中国菜、喝中国酒,无形中传播了中国文化,拉近了彼此关系。”

  在组织活动中,张汉霆也时刻注意维护华人的合法权益。2020年年初美国新冠疫情暴发,口罩等防疫物资紧缺,导致从中国进口的N95口罩中有少数出现质量问题。“当我收到4月西弗吉尼亚大学卫生科学中心的实验室安全简报时,里面的一条信息让我感到非常震惊。在提到如何鉴别伪劣口罩时,上面赫然写道‘Made in China’(中国制造)是鉴别伪劣口罩的三大‘标准’之一。”张汉霆敏锐地意识到这不仅对中国产的口罩“一棒子打死”,而且将对华人学生学者构成极大的负面影响。因此,他迅速组织华人教授,联名写信给学校主管领导,表达华人社区的严重关切。“当时,卫生科学中心的领导连夜回复了邮件,表示理解我们的关切并表态马上处理;生物安全办公室主任也迅速回复,对他们的失察和由此对华人社区造成的伤害表示深深的歉意,并表示将对简报中的错误进行更正,同时确保以后类似事件不再发生。”在张汉霆等人的努力下,整个事件最终得到了圆满解决,避免了对华人学生学者的不公和伤害。这在彼时美国因疫情等屡屡发生针对华人乃至亚裔的不公和歧视的大环境下,显得尤其重要。而此事也再次体现了张汉霆的智慧、勇气和担当。2021年在众望所归中,张汉霆经各分会选举担任中国旅美科技协会总会会长。

  担任中国旅美科技协会总会会长期间,张汉霆为旅美科协的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他主导成立旅美科协费城分会、杭州办事处、青岛联络处,壮大了科协力量;他代表中国旅美科技协会公开发表反对歧视亚裔声明,引起热烈反响;他应邀参加上海进博会、2021侨梦苑北京论坛、武汉“华创会”、“创业中华,投资青岛”—海内外侨界招商洽谈签约会等大型活动并作发言,增进了与国内侨商界、科技界的相互了解;他成功举办中国旅美科协2021全球创新峰会(线上),海内外参会人数达旅美科协创纪录的11万人。他因此被中国旅美科技协会总会授予“杰出领导奖”。

  旅美20余年,作为旅美华人学者杰出代表,张汉霆先后受到胡锦涛同志和习近平主席的多次接见,并应邀于2019年作为海外观礼嘉宾在京参加了70周年国庆阅兵庆典。“2017年,国内邀请我回国参加国务院侨办举行的研习班,参加者有200多名海外侨领,我是美国班的班长。当时,广东侨办的一个领导在发言中总结广东的特点为‘两多一大’,人口多、华侨多、GDP大。临时让我上台发言,我便总结了美国班的‘两多一大’,侨领多、成员职业种类多、报效祖国雄心大。这是我的真心话。”在海外多年,张汉霆吃了异于常人的苦,也收获了异于常人的成绩。但是每当面对因身份问题而产生的不公,他总在想,中国为什么不能再强大一些?回国报效的渴望因此越来越强烈。

  中国是饮酒大国,酒精成瘾问题严重,被世界卫生组织列为“酒精重灾区”。同时,中国正步入老龄化社会,阿尔茨海默病发病率不断攀升。这些都亟须相关药物进行调控,甚至可以采用疫苗方式进行预防。多年坚持与国内学界进行各种交流合作,回国后的张汉霆目标清晰,“近年国内医药领域虽有长足进步,但与发达国家相比仍有相当的差距。我希望利用自己的优势和专长,在各方的大力支持下,推动以上问题的解决,助力国内医药研究实现更大突破,让中国医药研究在国际舞台绽放更多光彩”。
分享到:

杂志
本期封面

2024年4月

上一期 下一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