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登录科学中国人官方网站!!
新浪微博|网站地图|联系我们|旧版回顾
石京山:石斛花开 永不言败
——记遵义医学院基础药理教育部重点实验室主任石京山

作者:□ 李晓文  来源:科学中国人  发布时间:2018-12-27

导读:  出生在贵州边远的少数民族小村寨,当过小学民办教师,却凭借自己顽强不服输的“小倔强”考取大学,走向海外,最后回归故里致力于推动当地的医学教...

  ——记遵义医学院基础药理教育部重点实验室主任石京山


  □ 李晓文
  
  
  

  
  中国西南部,云贵高原黔北地区赤水的密林深处,有一种很特别的濒危稀有药材——金钗石斛,通常长在山地半阴湿的悬崖峭壁之上,就着岩石上的苔藓就能在艰难的环境下顽强地生长。虽然出身贫瘠之地,但它却是我国最珍贵的中药材之一,素有“药中黄金”“神州仙草”之美称。
  出生在贵州边远的少数民族小村寨,当过小学民办教师,却凭借自己顽强不服输的“小倔强”考取大学,走向海外,最后回归故里致力于推动当地的医学教育事业及医药研究......遵义医学院基础药理教育部重点实验室主任,原院长、党委书记石京山身上那股顽强求知、锐意进取的劲儿像极了他的研究对象之一——金钗石斛。
  

自立自强

——贫困山村娃的升华之路


  “我们从渤海之滨起航,奔赴祖国最需要的地方,明德笃学,桃李芬芳我们在大娄山下生根,长征精神哺育我们成长,求是致用,救死扶伤......”一首《托起生命的航船》唱出了遵义医学院(简称“遵医”)的历史和情怀。从渤海之滨大连起航,到1969年支援“三线”搬迁至历史文化名城遵义,2001年又在珠海拓荒新校区曲折的经历谱写了一首遵医人山海交响的动听乐章。在西南部地区相对落后的环境下自立、自强,遵义医学院骨子里流淌的那股不服输的精神跟石京山血液里一直潜藏的倔强的基因有着天然的契合。但出人意料的是,石京山与遵义医学院,与医学结缘并不是早有立志。
  在石京山的身上,有一种寒门出身的孩子特有的朴实、知足。早年通过自己的拼搏和努力谋得一份乡村民办教师职位的他,从没奢望过自己能有一天飞出小山村到更广阔的天地去扩展羽翼。直到1977年,科学的春天来临之际,当恢复高考的消息传遍祖国各地,窝在一隅之地的他在过去班主任的“怂恿”之下,还有单位领导做出给他保留民办教师职位的保底承诺之下,尝试着“涌入千军万马”,没想到真的迎来了人生转折。
  出于对自己实力不自信的评估,石京山最初给自己填报的都是“废品加工”一类冷门的专业,没成想阴差阳错,被录取到了遵义医学院,从此开启了他与这所学校40多年的渊源。但当得到自己即将学医的消息的时候,石京山坦言还是懵懂和“惧怕”的。“不为良相,便为良医”,在乡里一位有文化的老先生和众多亲朋好友的鼓励之下,他踏上了学医的征程。
  珍惜得之不易的机会,凭借一惯的扎实和努力,石京山渐渐融入了新的生活。通过慢慢了解,他也逐渐对医学专业有了好奇心和兴趣。尤其是当他回到乡里,看到自己点滴所学就能帮助乡亲走出疾病困境的时候,那份自豪和成就感让他一生都难以忘怀。而这份价值和成就感也成为他坚定走下去的动力源泉。
  翻开石京山的履历,从最初遵义医学院的一名普通学生,到留校成为助教、讲师;从继续攀爬象牙塔考取遵义医学院药理学硕士研究生,再到成为学院副教授;从攻读上海医科大学药理学博士研究生,再到历经波折前往瑞典哥德堡大学组织学与神经生物学系学习......或许因为是寒门走出的孩子,他身上一直有着隐忍与坚韧不拔的品质,伴着他一路不断向前,承重却永远积极向上。
  对很多人来说,大学也许是放松享受快乐的地方。但对石京山来说,这是个磨练伴随成长的地方。因为自己是来自边远山区的少数民族,基础知识相对薄弱,而且从小没有普通话的语言环境,所以在与人沟通方面存在不少障碍,尤其是在汉语言表达能力上。因为意识到自己的不足,大学5年,石京山用比常人更多的努力和认真来证明自己。天道酬勤,出色的专业成绩和钻研能力让他得到了导师的关注和肯定,也为他之后能够破格留校埋下了伏笔。
  考研时,英语是石京山过不去的“硬伤”(进大学时才开始积累)。他为此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努力,多少次挑灯夜读,没日没夜地记单词,睡觉、买菜时都要背诵。因为太过于全神贯注在背英语上,他身上还发生过很多类似于“走路时撞到电线杆子”这样的“糗事”。
  出身不能选择,因此而落后于人的各种限制,石京山习惯了用比常人多几倍的努力来补足。为努力塑造一个更好的自己,他还喜欢挑战自我。博士毕业后几年,当出国潮开始涌动之时,石京山也想要跨出国门到外面的世界看一看。但这对他来说并不是件很容易的事,首要面临的难题还是语言关,初来乍到瑞典哥德堡大学时,他的发音经常让外国导师和同事“云里雾里”,但他不气馁、也不放弃,用一贯的扎实、勤奋和努力换来了外国同事对自己的好感和尊重。那段日子里,因为是“孤家寡人”,他几乎是吃饭睡觉以外的时间都待在实验室里,出于对他信任,导师甚至把几个实验楼的钥匙都交给了他。不停歇的刻苦钻研换来了不错的收获。这段努力的时光不仅让他的英语能力得到了大幅度提升,而且对国外先进的科学技术和思想的了解有了很大的提高,夯实了他的实验能力和基础知识。
  一步一个脚印,曾经那个出身寒门的山村娃,用常人难以想象的坚强和毅力,为自己搭建了改变人生命运的进步阶梯,实现了人生的升华,不变的,是那份朴实无华,奋斗创造价值的信念和坚持。
  

踏实钻研
——学习石斛困境中求进取


  人生贵在有恩师。对石京山来说,他这一生遇到过太多贵人,从小时候的班主任,到曾经鼓励自己勇敢尝试的乡亲邻里,再到遵义医学院对他影响至深的两位恩师——刘国雄教授和黄燮南院长。
  当年本科毕业分配时,少数民族考试须回到原籍,是两位恩师看到了石京山身上的研究潜力,建议学校破格将其留校;几年之后,当“下海”潮流涌动,同样是两位恩师提点石京山:他的性格和经历还是比较适合于沉下心来做研究,并且将其领进了药理研究的大门。
  石京山也果然不负恩师厚望,踏实、肯干,逐渐能够独立做科研,并搭建起研究平台。一步步从无到有,将实验室慢慢搭建运转成熟。早期缺人手、缺资金的时候,小到一桶水的搬运,大到实验室规章制度的建立,他自己都会亲自上手、因陋就简,没有条件也要创造条件开展一些基础药理研究。
  因为钻研肯干,石京山的科研能力和学术成果突出,得到了破格晋升的机会,加之经历丰富,视野开拓,基础扎实,对学术领域先进思想的学习和接受能力很强,让他很快成为学科骨干以及承接和完成重要先进课题的主力。
  这么多年来,石京山带领团队致力于中药民族药的药理学研究,先后主持原“973”前期专项课题1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面上项目2项、地区项目3项,省科技厅重大专项1项、省教育厅“125重大项目”1项以及其他省、市级项目多项。其中,不乏“老年痴呆治疗新策略研究”这样的国际前沿课题。石京山和他的团队关注的焦点,是在与其相关的神经精神药理研究上。这也是世界性难题。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报告,21世纪上半叶人类将逐渐进入精神疾病时代。如何保证神经系统的正常功能,防治各类神经精神疾病,已日益成为当前社会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神经精神药理学主要任务就是在研究神经精神疾病病理生理学机制的基础上,发现新的候选靶标和治疗药物。近年来,在一些主要研究方向的基础和应用研究领域,如镇痛、脱毒、防复吸、抗抑郁、抗焦虑、抗阿尔茨海默病、抗帕金森氏病等取得了许多重要的研究进展。
  贵州是我国中药材四大主产区之一,其中不乏淫羊藿、石斛这样的珍贵药材。石京山带领团队发现道地中药材淫羊藿的活性成分——淫羊藿苷对多种痴呆动物模型有效,该药明显同时促进乙酰胆碱酯酶和胆碱乙酰化酶的表达,因此提出了“胆碱能系统上调为治疗老年痴呆”的假说,这一学术观点的论文于2009年8月发表于国际性学术刊物Clin Exp Pharmacol Physiol上,观点得到了国内外同行的认可。
  虽然资源和条件相对受限,但石京山和他的团队想尽一切办法去克服困难,确保实验严谨、顺利地完成。针对老年性痴呆、帕金森病等中枢神经系统退行性变疾病、脑缺血损伤等,他们较早地采用Aβ、脂多糖脑区注射诱导大鼠痴呆模型、慢性金属(铝)中毒性大鼠痴呆模型、慢性脑缺血性大鼠痴呆模型、转基因动物模型、原代培养神经元缺氧(糖)/复氧细胞模型,以1-甲基-4-苯基-1,2,3,6-四氢吡啶(MPTP)、6-羟多巴胺(6-OHDA)及脂多糖(LPS)诱导帕金森病离体细胞模型及整体动物模型,采用大鼠中脑原代神经元与胶质细胞混合培养,利用多LPS作为工具,成功建立起帕金森病炎症/免疫异常细胞模型,观察了多种植物有效成分(如淫羊藿苷、石斛生物碱、银杏叶提取物、蜕皮甾酮、白藜芦醇等)对这些模型的防治作用,并从基因、蛋白的分子水平到细胞、组织形态学多个层面上研究药物的作用机制,为中药活性成分用于中枢神经系统退行性变疾病研究做出了较大贡献,同时也为这些化合物作为先导化合物,研究设计治疗中枢神经系统退行性变疾病的药物提供了基础药理学依据。
  扎实的工作换来了累累硕果,近5年,石京山带领团队共发表国内外中、英文论文88篇,其中SCI收录37篇;主编、参编教材3部;获批国家发明专利5项。研究成果获贵州省科技进步奖一等奖1项、二等奖3项,贵州省研究生教学成果奖一等奖1项,贵州省医学会科技奖二等奖1项等。为推动贵州省乃至国家中药民族药的快速、健康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
  就像当年两位恩师对他的期待一样,石京山在科研工作中找到了自己的位置。“作为一名知识分子,我觉得科研可以启发自己的整个思路,从而激发探索欲、了解欲,这也是科研的本质。”在科海里徜徉探索,他活成了自己最想要也最适合的样子。也正因为这样,他心里能始终保持着一杆秤:对科研始终应该有一种严谨、务实的态度。实验结果要反复认证,做深入,做扎实,不能有丝毫的功利心。而这也是他的两位恩师传授给他的经验感悟。谨记这样的人生精华,他才有了今天的收获。
  因为表现优异,石京山先后成为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贵州省中药现代化专家组专家、贵州省科技创新人才团队领衔人、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审评专家、原“863”计划专家库专家、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评审专家。2010年被评为“全国优秀科技工作者”,2012年被评为“贵州省核心专家”。成为首批贵州省科技创新团队领衔人,中国药理学会副理事长。
  作为药理学学科带头人,石京山在省内药理学领域有较高的学术威望,在国内同行中有较大的影响,在国际神经精神药理学方面积累了一定知名度。
  “这么多年来,我们对自己的定位有着清醒的认识,虽然条件受限,我们学校所处地甚至连省会都不是,但我们不能关起门来自怨自艾,我们也有自己独有的优势:有深厚的历史沉淀,有一支能够传帮带的老中青队伍,我们还能发挥贵州在药材研究上得天独厚的区位优势”和过去一样,石京山早已习惯了在受限的环境中开辟出一条希望之路,一步一个脚印地,坚定地带领团队发出来自“贵州”的声音,做着来自遵医人特有的贡献。
  2016年11月,由石京山领衔创建的“基础药理教育部重点实验室”正式通过教育部验收,与此同时获批“特色民族药教育部国际合作联合实验室”。“将研究搬下高阁,飞入寻常百姓家”,石京山在实践着自己最初的梦想。
  多年来,他带领团队充分发挥实验室在贵州省的科研平台作用,并为省内外多家制药企业如百灵、益佰、威门、赤水信天等提供了大量的技术服务。
  值得一提的是,他作为贵州省金钗石斛科技重大专项首席科学家,先后带领重大专项组多次前往赤水参观考察国家级金钗石斛生产基地,商讨和交流金钗石斛开发利用与临床应用的经验,共同促进金钗石斛产业的发展。
  正如石京山喜欢的石斛一样,他的科研生涯亦如石斛的一生。没有松树傲雪不屈的英姿,也没有荷花出淤泥而不染的风采,但同样有它们坚韧不拔、百折不挠、自强不息的品质......
  

桃李芬芳
——续写遵医几代文化传承


  “这些年,我和很多遵医人一样,已经把学校当成了自己的家,能把教学、科研做好,能够为母校、为这个家做点贡献,一直是我们遵医毕业学子的信念。”虽然地处西部、资源环境受限,但和很多遵医人一样,石京山对这所见证和帮助自己成长的学校依然充满感情。这里有引导他开启人生航程的导师,也有他挂念的事业和学生。这里,一直有一种让他感动的“传帮带”的文化。
  桃李育芬芳,如果说多年前导师的循循善诱、无私帮助为石京山这个出身寒门的乡村娃打造了攀登人生高峰的阶梯;那么,现在的石京山也想为自己的学生带去这样的影响和帮助。教学是他一直看重的工作,无论是作为一名普通的教师给学生授课,还是作为一名学科带头人引领学科发展,或者是曾经作为学院院长、党委书记领航整个学院发展方向......育人育德,精神文化,一直都是他着重的方向。
  多年专注教学,石京山取得了不错的成绩。2016年,石京山“药理学”贵州省研究生导师工作室成立。在石京山的带领下,药理学学科先后被评为“贵州省首批精品课程”“贵州省首批重点学科”“贵州省优秀精品课程”,使学科及其团队在国内同行间有较高的知名度,2017年,药理学科支撑遵义医学院药学学科成为国内一流学科。
  多年在一线实践让石京山对管理有了更深刻的领悟,弘扬学院传统优秀文化的同时激励创新实践;想尽办法引进高端人才;营造内部良性竞争机制,合力形成良好的教学和科研氛围,情感留人,事业留人,机制留人。
  虽然偏于一隅,但石京山多年来一直致力于发挥自己的能量带领学科团队大胆地引进来,勇敢地走出去,到国内外各种场合去锤炼自己,也积极地拓宽渠道把外部的学生或者人才吸引到团队来。学习交流的同时,也让更多国内外同行对遵医、对药学学科有了更进一步的认识。
  “要想赢得尊重,就要先学会苦练内功。要想突破限制,就更要抱团取暖。”这些年,石京山带给大家的一直是这样的思想,在这样的氛围鼓动之下,团队形成了一股积极向上、齐力奋进的合力。
  “让我感到高兴的是,这些年,我们的年轻人成长得很快,现在我可以自豪地说他们做得比我好。”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怀抱对教学育人的期望,石京山比自己收获更感到高兴。
  最近,年近60的石京山卸下了书记的重任,但还担任基础药理教育部重点实验室主任。这让他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来做自己最喜欢的事情。这么多年钻研,他的科研兴趣一直不减。基础药理教育部重点实验室在他的带领之下已经形成一支年龄结构、职称结构、学缘结构合理的团队,形成了神经药理、心血管药理、药物代谢与毒理、抗感染与抗炎药物药理学4个研究方向,在民族药的药理研究方面取得了显著成效,部分成果已实现转化。怀抱医学研究搬下高阁,惠及普通老百姓的梦想,这位曾经在灯下苦读的少年郎青丝已变白发,不变的,是那份永远追求积极向上的倔强,就像石斛花开,永不言败。

分享到:
资讯